jimie

gwjt🐨

现代约X守卫军策5 终于完了

梗来自 @橘老狗汪汪汪 太太的条漫

阿尔卡纳下班,回到合租的公寓,发现百里守约已经喂饱了玄策,正在厨房刷碗。走到客厅一看小狼崽被撑的不要不要的正躺在沙发上看《熊出没》。阿尔卡纳不由得悲从中来,想到自己来自异国他乡,没有亲人在身旁,每天被强行秀一脸换饭吃,现在竟然连饭都没有了。听到动静的百里守约放下手里的碗,关了水,从厨房探出头来:“阿铠,回来了?抱歉啊,玄策嚷嚷着饿,我就提前做了饭。”

“没有关系。”阿尔卡纳很失落,他感觉自己和百里守约的友谊要走到尽头了。

百里守约:“冰箱里还剩下一些蔬菜,你自己拌个沙拉?晚上也不宜多吃,你们海都的饮食习惯其实不是很好。”刚说完玄策就开始打嗝,一声接一声停不下来,一看就是吃撑了饭都到嗓子眼儿了的那种。百里守约二话没说递了温水,看着他弟弟喝完又拍背顺气。


阿尔卡纳认清了双标的事实,自己拌了沙拉,煮了两个鸡蛋。端着走到了玄策身边,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熊出没》。玄策看看阿尔卡纳:“你在吃草吗?生吃啊?”

阿尔卡纳:“嗯。”

玄策:“前世仇今生债。”

阿尔卡纳:“???”


第二日早起,三人吃了早饭上班,在办公室看到了花队所说的“跳大神的”,其实就是副局长。

百里守约:“……”

副局长是上面下派来的,以嘴毒著称,极克裴擒虎,爱好养花遛鸟泡枸杞和算卦。玄策高考的时候给算过卦,说会历三次劫,结果说准也准:高考当天早上喝稀饭烫嘴,舌头上长了两个泡;去考场路上堵车,还是百里守约骑着路边的最后一辆公共自行车一路狂飙送进去的,自行车没有后车座,百里玄策就蹲在前车杠上,被一路围观;第三劫他哥带受:兄弟俩骑着车,被当成学生乱耍扰乱秩序,门卫逮到两人一通训斥,玄策要考试,留下百里守约,让蹲在门口写检查。写完递过去,和门卫目光交汇,一同看向校门口表彰墙,上面还挂着几年来的优秀毕业生照片与介绍,其中就有他本人。

这事还上了晨报。头版两人共乘一辆自行车的照片清晰无比:百里守约卖力蹬车,百里玄策蹲在杠子上还叼着一包奶。报道中小篇幅谴责当代高中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甚至不能自己去考场。

百里玄策要气爆了:“考场附近又没有停车桩,难道要我自己骑到三公里开外再跑回去吗??还是我蹬车让我哥哥蹲在杠子上??他的腿有多长你们知道吗???”

但是没有人理会。


这事按下不表,回归正题。

副局长看了看玄策的耳朵,问花队长:“这是黄大仙上身了?”花队一拍桌子:“能处理吗?不能处理别废话。”

副局长轻咳一声,道:“我们这边不能搞封建迷信的,你们也了解,封建迷信扰乱社会秩序,损害身体健康。一般群众要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且罚款。对我这样的党员干部的处罚更严重,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甚至会开除党籍,我不能轻易算,各位理解一下?”

裴擒虎切了一声,说:“您天天在局里算卦,昨天还给局长算桃花,咋没见您怕过?”

花队长伸手示意裴擒虎噤声:“我们出去,留守约玄策两人就好。”

局长点了点头,送走了办公室的各位,面对兄弟俩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两位,准备好了?”

没等两人答应,再一睁眼就是漫天黄沙。

“这是长城附近的战场!”玄策惊呼:“有魔种!小心!”

话音刚落,飞来的巨镰将偷袭的魔种打了个对穿。

“哇——哪位啊?”少年的声音响起,百里守约循声望去,正是他的弟弟,百里玄策。没有毛茸茸的耳朵和大尾巴的那个。穿的不伦不类,脚上还踩着脏兮兮的AJ。


“哥哥!”

“哥哥!”


一声呼唤把出错的时间缝隙补上,一切回归正轨。

办公室

百里守约回神,看着身边的玄策,恍惚说到:“玄策,你长高了?”

玄策也愣了愣神,说:“哥哥,我想吃蔬菜,长城那边没有菜。”


长城

百里玄策看着身边的哥哥,觉得鼻子一酸,撇撇嘴没有忍住,还是让眼泪跑了出来。

百里守约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到:“回来了,哥哥在这里等你呢。”


-END






 


这两天疯狂迷恋江澄,不喜欢md的同学们可以屏蔽取关say goodbye。

对我而言lofter就和空间差不多,也没有什么粉丝,关注的同学就是志同道合的好友而已。

所以空间里发的东西很多都无聊也没营养,我只能做到不带负面情绪不传递负能量,做不到无水产粮。

何况我这更新速度和字数根本也算不上产粮,无非是讲讲自己编的故事分享给周围同好,且听且过去。

就这样,谢谢。

上一章传送门

避雷:百里守约猛揍百里玄策ooc慎入


百里守约看看眼前的的孩子,比玄策矮了半头,有点发育不良的感觉。自己的羽绒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空了一圈,衬的他又小又可怜,委屈巴巴的。“你今年有十六了?”

玄策:“十六岁半。”

百里守约:“我家玄策十六岁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经常闹变扭,没人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当时他在上高中,学业很重。我填大学志愿就是为了照顾他才选的本市大学。那时候他还嫌弃我,说哥哥上大学还留在本市,没见过世面。”

玄策显然对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很好奇,赶着问道:“然后呢?你做了什么才留下来的。”

百里守约:“我趁着爸妈晚间散步的时候,把他按床上揍了一顿。告诉他,就算哥哥没有见过世面也有劲揣他。”

玄策:“……”


看着玄策目瞪口呆的样子百里守约别过脸偷笑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他从小就很聪明,也皮的上房揭瓦。我们的父亲算是个干部,经常外调工作,很少着家。母亲是大学导员,工作很忙,再照顾玄策会很辛苦,我就在我们兄弟俩学校中间路段租了房子。平时没课的时候去给他送送便当零嘴之类的,周六周日再两个人回家和母亲一起吃顿饭。平时玄策学校活动,开家长会也几乎都是我去。就是说家里唯一能治住玄策的只有我,有时候对他确实会凶一点。”


玄策:“我哥哥都不打我的,小时候不算。”

百里守约点点头,心想当然不敢打你,都怕成这个样子了,要是再拳打脚踢还不得恨上。又有些感慨自己家的皮皮策虽然有时候确实气的人牙痒痒,但是和自己却是实打实的亲,一点隔阂都没有。不由得有点同情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简直就是怀里揣了一个瓷娃娃。

玄策:“…你不要讨厌你弟弟。就算打他也别讨厌他。”


这一句听的百里守约心里酸了一下,他停住了脚步,很郑重地看着玄策:“当然不会,我保证。玄策是我一辈子会去呵护的,最疼爱的弟弟。”

玄策想起了小时候从旁家孩子那看到的一种仪式,拗了坳过长的羽绒服袖子,把手伸了出来:“我们拉钩。”


-tbc-



青春期百里玄策挨打实录

开完家长会之后百里守约领着玄策回家,在路上和他分析考试情况。

其实这次考试试题很难,很多同学都不及格,玄策的成绩已经算是顶拔尖的了。满心欢喜的等着表扬,回来却被说了一路,不由得一阵憋屈,忍无可忍:“别说了!哥哥就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个不停。这种变态卷子我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了好不好,高考都考不到这些考点。”

百里守约为了开玄策的家长会,把很重要的专业会议推掉,从下午三点开到天黑,听着他班主任念经一样批评在坐家长,也憋着一肚子不乐意,回来说了两句这小崽子竟然还敢顶嘴,当即脸黑了:“哥哥没有说你的成绩怎么样,只是在帮你指出不足的地方。考试不是为了成绩,而是查漏补缺。安于现状永远都进步不了。”

玄策听到一半就把耳朵捂住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哥哥只有在我考差的时候才在意成绩,考好了就:成绩一点都不重要~你太虚伪了!臭哥哥!呕!”

“你在骂谁?百里玄策,从小我教过你多少次谨言!别的不行就嘴巴快!”

“我讨厌哥哥!老妈子!妈妈都没你啰嗦!哥哥你更年期!”

百里守约头要炸了,两兄弟拌嘴把妈妈牵扯进来简直是太不应该了,正巧看到路边靠着一楼人家用的扫把,百里玄策眼尖,他哥一个侧目立刻就明白要发生什么,结果两兄弟在小区楼下抢起了扫把。

百里玄策:“你又要揍我!把我揍死了你守寡!”

百里守约:“我揍死你,什么叫我守寡?!我一会儿去自杀你守寡!”

百里玄策:“我告诉妈妈!!妈妈!!!哥哥打我了!!!”


妈妈正在家里煲汤等着两个儿子回来,突然听到远处玄策还处在变声期那声嘶力竭的呼唤。把楼下在抢扫把的两个儿子唤了上来,一人敲了一个爆栗。


妈妈教育过的学生真的太多了,训儿子免不了带上职业病。玄策终于意识到自己说哥哥“妈妈都没有你啰嗦”是不对的。检讨完毕玄策瘫在沙发上,长吁了一口气,自己嘀咕道:“哥哥,我错了。你的功力根本还不够。”百里守约起身去厨房冲蜂蜜水给玄策润嗓子,没听清楚,倒是玄策自己自娱自乐笑了好久。

晚上玄策洗澡喊百里守约搓背,搓到一半哼哼唧唧:“哥哥,你是不是就揍我搓我的时候劲大,皮都要烂了。”百里守约听着又好气又好笑,这灰都没搓出来皮能掉?摘了搓澡巾一巴掌拍到玄策屁股蛋子上,浴室回声大,这一声响得两个人都尴尬了起来。

玄策脑子一抽,拿起毛巾当手帕,突然娇羞道:“讨厌~欧巴~干嘛呀~”

百里守约被逗笑了,转身出了浴室。心想:“我弟弟怎么这么可爱啊。”

这是从玄策出生开始一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百里守约每天都要在心里重复的一句话。

(本章小彩蛋完



 


上一章链接现代约X守卫军策2

雷点:我流百里守约,ooc慎入


花队了解情况后也没有很吃惊,只表示自己认识一个跳大神的,也许能帮到忙,便让百里守约把玄策先领回去,明天让那跳大神的过来看看。

玄策在路上问到:“我可以把帽子摘了吗?好热。”百里守约拍拍他的脑袋,说到:“回了家再摘,忍一忍。”

玄策:“是因为他们不可信,对吗?还有刚才的那些人,那个给我白色糖块吃的、还有铠哥,即使是战友,也不能完全放下戒备——哥哥他…也是这样,他谁都不信。”

百里守约:“你把哥哥想成什么了…当然不是这样。只是这样世界并没有你所说的魔种,不让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一方面是想保护你,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玄策摆摆手,不再说话。他有点不耐烦。眼前的人明明和兄长一模一样,但性格却有些不同。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世界硝烟四起,战场厮杀让那里的人多少会有些冷血。百里玄策知道,自己的哥哥其实不是个很温和的人,反之很擅长严刑逼供,就像他擅长潜伏隐密一样。压来的俘虏很多都是他来审,往往能审出很多情报。

在那个世界,百里守约的温柔是独一份的,都给了百里玄策,溢出来的一些分给小队的其他人。而这个世界的百里守约,对谁都笑眯眯的,见到后勤保洁也会喊一声阿姨打个招呼,和谁都很好相处的样子。

玄策有些烦闷,他意识到这个和平的世界不属于自己。这里的队长很亲切,不像上阵杀敌的将军,更像大姐姐。铠哥也是,虽然一样的中文不好,不怎么说话,但是这里的明显要温和很多,没有压迫感。记得自己刚来长城的时候就是觉得那位太阴沉,才对他抱有敌意。

想了很多,又有些担心那个百里玄策会怎么样,他在长城能住的惯吗?或者说能活下来吗。估计还没等魔种来犯,就被警惕性极高的守卫军当成间谍搞死了。

“我必须回去,把你弟弟换回来。他活不下去的。”玄策拽了拽百里守约的袖子,低声说道。

“哥哥他可能会把你弟弟当成能幻化形状的魔种杀掉。…可能还会严刑逼供!”

百里守约:“…怎么严刑逼供?”

玄策:“…蔬菜粥?”

“……”

百里守约:“虽然我的玄策也不喜欢吃蔬菜,但是喝点蔬菜粥对他来说还是可以忍受的。玄策,你太敏感了。你的那个世界纵然不很太平,但是哥哥保护你的心总是一样的。…对了,他把你弄丢过,是么?”


玄策点点头:“分开九年…现在相聚有一年了。”

其实他是有些害怕的:哥哥变得很高,很强壮,样貌也变了,和记忆里的不一样了。

玄策记得小时候被哥哥牵着走,就觉得他好高,走的也好快,要很用力地走才能跟上。小玄策清楚哥哥已经放慢步子在等自己了,就一直想只要长大就可以不用仰着头去看他,就可以跟上他。但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更糟糕的是百里守约再也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放慢脚步去等他了。

队长领着玄策去长城的那一天,百里守约在守岗,拿着那把很重的枪,从小玄策就没有拿起来过…成年的狼族魔种拿着那把枪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玄策偷偷看他好久,才敢相认。百里守约用很大的力气抱着他,箍得人骨头疼…

“在长城生活了一年,虽然哥哥和小时候一样照顾我衣食住行,有时候我做噩梦还会哄我…我经常做噩梦,每次醒来都能看到哥哥守在我旁边。他很温柔很温柔,对我的事情很上心,但是我还是有点怕他。他很少对别人笑…很多任务都是单独行动…我分不清楚哥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他是我哥哥,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百里守约听的一愣一愣的,青春期少年的内心真的是太敏感了。他突然想起两年前,玄策十六,正是青春期。上学不听话没少被自己揍过,会不会记恨呢?

-tbc-

-----------------------一个世界小段子=q=-----------------------

百里玄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行军床上,这床铺了褥子也硬得硌人。正准备起身,就听到熟悉的声音:“醒了?”玄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哥哥,咱们俩是一起被拐卖了吗?这床真硬…谁敢拐卖刑警啊,是不是铠哥?”


“这是我弟弟的床。”

玄策揉完眼睛笑了两声:“咱们家什么有这么硬的床……?哥哥?!”

百里玄策瞪大了眼睛:“你耳朵?哥哥!你怎么长了狗耳朵!!!!!是不是露娜逼你带羞耻耳套!我都给她说了什么事冲我来不要牵扯你,手机在哪我要联网和她solo!”

百里守约:“……”






想对老铠唱《达坂城的姑娘》

那里来的姑娘辫子长啊~两个眼睛真漂亮~
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
带上你的妹妹~带上你的嫁妆~赶着那马车来~

盾山挺可爱的,但是看了故事后,我就莫名想叫他灶台、

= =

现在一个宿舍都开始叫他灶台

现代约X守卫军策2

看到 @橘老狗汪汪汪 太太深夜发图,遂从码字进化➡️加速码字,但产出依旧困难...



百里守约带着百里玄策上楼,七拐八拐走到最里面,敲了敲门,门内传来花木兰的声音:“进。”


“来了?玄策好点了吗?你不是说他这两天发癔子,今天带他去医院看过了?”玄策在警校的导师是花木兰的旧识。平心而论,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和爱情的不确定性,27岁的单身花队在同龄女性都开始陆陆续续结婚奶孩子的情况下,把多余的温柔和母性都奉献给了玄策。


百里守约摸了摸弟弟的脑袋,花木兰这才注意到一直窝在百里守约身后的玄策今天带着顶毛线帽子,上面缀着硕大的绒球。玄策长着张娃娃脸,眼睛很大,这样一带帽子,更显的年纪小点。“室内戴帽子出了屋容易受风。”花木兰对百里守约说,刚说完就见他两手摘了玄策的帽子,炸出了两撮毛毛。

“?”花木兰寻思着炸毛炸的挺个性啊?又转念一想:他们学校男生几乎都剃板寸,这怎么能留得那么长????还炸???炸的像俩大毛耳朵。还有脸上这是什么?刺青?!警校都不管了?百里守约也不管了吗???怎么当的哥哥?


“守约?”花木兰咳了一声。百里守约才解释道:“今早就这样了,这孩子不是我的玄策,他…来自另一个世界。”

前几天玄策在学校里莫名发烧,烧得很严重。他自己去了医院,输完液准备接着回学校。百里守约不放心,打电话让他回家,至少过夜睡一觉发了汗退烧再回去上学。百里玄策应了,晚上吃完饭还和合租室友阿尔卡纳玩了一个小时的游戏才洗漱收拾去睡觉。

半夜百里守约起来去给玄策量体温,看见百里玄策被魇住了,哭着喊哥哥。整个人缩成一团,只伸手往前抓。百里守约一下子就慌了,玄策全身都烧的发烫,嘴里说着胡话。哥哥不要我了,大漠的晚上好冷,我杀人了…百里守约把百里玄策圈在怀里哄了好一会儿,一遍遍地说哥哥在这里,一直都在玄策身边…最后索性搂着他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玄策精神很好,也不记得自己昨晚起癔子的事情,吃完早饭就回学校了。百里守约松了口气,上班路上提起昨晚玄策发癔子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阿尔卡纳不懂什么是起癔子,解释了半天以为是梦游,就说道:小孩子梦游是心里有阴影。百里守约笑,玄策一直是自己带的,上了大学两人也是在一所城市,从来没分开过。被魇住也估计是打什么游戏一惊一吓做了噩梦。想到这又压低了声音,对阿尔卡纳道:“阿铠,再带着玄策打什么恐怖游戏,我就掏死你。”

百里守约平时几乎不开玩笑,“掏死你”这句还是裴擒虎常说的。同样的话不同的嘴,让阿尔卡纳莫名起了鸡皮疙瘩——弄的裴擒虎一上午都芒刺在背。


安静了一天一夜又出了大事。凌晨三四点学校宿管给百里守约打电话说玄策发烧开始抽搐了。百里守约挂了电话开车就往学校赶,到了宿舍楼找宿管签了字,匆匆道了谢,进房间连着被子一起,把玄策抱上车准备去医院。开到半路玄策醒了,从被子里钻出来,没事人一样,还迷迷糊糊地问道:“这是哪?”百里守约开着车听到百里玄策醒了,回头看了一眼:“醒了?哥哥带你去医院,你躺好。”

谁知道百里玄策愣了,随即大声喊道:“哥哥?你的耳朵呢!!!!”喊完之后他自己的大耳朵还抖了抖,好像在说:就是这个!这个!毛毛的这个!在头顶!


百里守约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一对大耳朵,猛一个刹车,两个人面面相觑。玄策的学校在郊区,又是大半夜的,公路上没有别的车,车子在路灯下停了很久,没有声响。直到天蒙蒙亮了,百里守约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打电话给阿尔卡纳,让他自己解决早饭。打完电话开着车去了早点铺,一个人下车买了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又提着二两肉包子回去。两个一头雾水的,终于在包子的助力下解释清楚了自己是谁。百里守约心紧了一下,带着百里玄策回了家,到家的时候阿尔卡纳已经去上班了,百里守约又分别给局里和学校里请了假。“虽然匪夷所思…但是现在也只能想办法去处理了。”说着给玄策全副武装遮住了耳朵和刺青,有看到屁股后头正甩巴甩巴的大尾巴,一看玄策柜子里都是短款的冬衣,还是拿出了自己的长款羽绒服,把玄策包了起来,带他去了局里。


-tbc-


码字的时候有喜欢和人讨论接下来剧情的习惯=。=(所以更的慢,前几天和不在坑里的姐姐提到这篇剧情,产生了以下对话,简直让我无法反驳








现代约x守卫军策

原梗戳此是 @橘老狗汪汪汪 太太的短漫

大概四五章能结束。


早七点四十五,w市刑侦局办公室


刚打开办公室大门准备迎接新的一天努力工作的阳光少年裴擒虎:“这是谁?谁做的?阿尔卡纳?!太过分了!!”办公室不通风又开着暖气,巴掌大的地方飘满了浓郁的方便面味,闻得人头脑发昏。被叫到的那位“阿尔卡纳”双眼放空神色迷离,像被吸了魂一样坐在位子上和微波炉摇摇相望。半分钟后听到“叮”一声,才活过来起身去开微波炉。烫好了的方便面敞开杯盖,香气瞬间席卷了整个办公室。


“百里守约没给你做饭吗?!”裴擒虎嗷嗷嚎了起来,女朋友公孙离做的爱心早餐不敢多吃,现在胃里半空,到了办公室还要受这种折磨,他感到自己的鼻孔里都被塞满了方便面——嘴里却是空的。

阿尔卡纳看了裴擒虎一眼,起身去对面百里守约的办公桌抽屉里摸了两根火腿肠。两位年轻有为的刑警,破案无数货真价实的青年才俊,却在办公室偷同事零食,一人一根火腿肠吧唧吧唧吃的满足。



到了八点一刻,百里守约的办公桌还是空的。吃完了方便面的阿尔卡纳拿出手帕擦了擦嘴,缓缓说道:“他有事情,请假了。”

裴擒虎:“你之前一直不说话是怕自己吃泡面噎死吗?”

阿尔卡纳:“面会坨,不好吃。”

*【阿尔卡纳·凯因の黄金七分钟定律,面出来了要在七分钟内吃完,不能耽搁。

据说原因是某天公孙离给裴擒虎送的爱心午餐里就有隔了七分半的通心粉,坨的像糊。

裴擒虎多次表示这个通心粉难吃并不是因为隔了七分半,而是在出锅时的一瞬就已经不配被称作食物了。】

……


有很多文件要百里守约经手,他破天荒地请一次假,让办公室的几位都有些不适应。幸好下午人就回来销假了,还领着在读警校的弟弟百里玄策。十八岁的男孩正是火气旺的时候,玄策却在屋里帽子口罩全副武装,还罩着他哥的长款羽绒服,直裹到了脚跟,隔着口罩嗡嗡的说道:“这是什么味道,好冲!”


裴擒虎隔空扔给玄策一块奶糖,又指指阿尔凯纳:“唉鼻子挺灵的呀。你铠哥早上吃的泡面,余香不散。”玄策接了糖听到铠哥两个字,炸毛了一样,从喉咙眼儿里发出了“嗯???”的声音。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又摇摇头叹了口气,摊开手朝着自己哥哥问到:“这个可以吃吗?”百里守约点了点头,拿过躺在玄策手心的奶糖,撕开包装,送到了弟弟的嘴里。

百里守约看玄策鼓着腮帮子嚼了一会,又想起什么要紧的来,伸手把糖扣了出来,惊慌失措地问:“阿铠,小狗能吃奶糖吗?!”阿尔卡纳愣了愣,百里守约什么血腥场子没见过,哪次不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百里玄策吃个裴擒虎的奶糖能给他急成这样?那自己上午吃了半袋会不会死?裴擒虎其实是毒枭卧底,贩的奶糖都是摇头丸?


那一瞬间裴擒虎莫名觉得自己活着很不容易,他正面接过了阿尔卡纳的破灭眼刀,又迎来了百里玄策的惊声尖叫:“我不是狗!!!!我是呜呜呜呜…”办公室里唯一的正常人百里守约捂住了百里玄策的嘴,办公室突然微妙的安静了下来。可惜没撑过三秒就被阿尔卡纳的手机铃打破了。他是海都人,说话叽里哇啦在座没有能听懂的,只是表情异常凝重。裴擒虎以为是案子,问到:“怎么了?”阿尔卡纳叫住正在给百里玄策倒水漱口的百里守约,用着“我们已经尽力了”的语气说到:“是Lunar,大白能吃奶糖,吃多了有牙釉质。”露娜养的大白,一条和她哥一样壮的狗,在朋友圈见过。百里守约松了口气。



一口气还没吐完又提了上来,办公室里的座机响了起来,叮铃铃铃地催命,一般内部电话只有领导会打。阿尔卡纳接了电话,十秒后挂断,告诉百里守约:“花队找你。”百里守约点点头,领着百里玄策出了办公室。


玄策说道:“我们队长也姓花,她很厉害的!”


百里守约一愣,他问到:“你的那个世界也有花队?”玄策点点头:“铠哥也在,他比那个要凶。”百里守约想了想, “那个”应该是指坐在办公室的阿铠。玄策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又说道:“还有苏烈大叔…队长说我们小队可是精锐…”百里守约尴尬地笑了笑,那个世界的自己也是很出息了,和局长关系很近的样子,“你们那里安全吗?”

“最近总是有小批魔种来骚扰,烦是烦,但不是很能打,飞镰能一挑五。”

百里守约站住了,问到:“你也要上战场?”

玄策点点头:“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师父在大漠杀马贼和魔种了。”

百里守约皱眉:“你哥哥是干什么吃的?”


-tbc-

你们要永远在一起

(´-ω-`)
我就

佛了…
再见大家